導讀:MBA寫作一定要多多積累素材,下面來看看步步高集團董事長段永平的故事。

石破天驚
 
2016年的智能手機市場,可以用“變天了”來形容。據IDC發布的全球智能手機報告顯示,2016年第三季度,OPPO、vivo兩兄弟在全球的累計出貨量甚至超過了蘋果,成為全球手機行業的又一巨頭。
 
而這兩個手機品牌,同屬一個派系——步步高派系,也都有同一位幕后老板,他就是——段永平。
 
前一陣,劉強東做客央視財經頻道的《遇見大咖》節目時表示,“我們在宿遷市的電商占有率已經是第一,超過任何友商,但是我竟然發現國美、蘇寧的店還在哪兒呢,還有什么OPPO,還有各種各樣的專賣店,那都是我們京東的恥辱,兄弟們!”
 
對于此番言論,蘇寧很快就懟了回去,但OPPO方面似乎沒有任何聲音。事實上,盡管在二三四線城市的街道上,到處是OPPO、vivo的品牌線下店在熱情的招攬顧客,但藍綠兄弟的大老板段永平卻始終低調行事,很少在媒體上露面。
 
很多都甚至都沒聽過他的名字。1993年,“小霸王學習機”的橫空出世讓段永平早早成名,但他同樣早早“退休”,在美國過起了陪孩子陪家人,偶爾打打高爾夫的生活。
 
在商界,活成傳奇的人有挺多,但是四十歲后的段永平,似乎更希望自己過得更平凡一些。
 
“打工皇帝”自立門戶
 
段永平是江西南昌人。1977年,年僅16歲的他考入浙江大學無線電系,畢業后分配到北京電子管廠。隨后,他又攻讀了中國人民大學的經濟系研究生,計量經濟學碩士。
 
1989年,正值改革開放。段永平意識到,只有站在潮頭最前沿的人才能有所作為。因此,畢業后的他選擇了一條很多人難以理解的軌道——跑到廣東中山市怡華集團屬下一家只有十幾個人虧損200萬元的小廠當廠長。
 
在別人還在琢磨什么東西好賣就組裝什么時,段永平已決心要做品牌,并推出了小霸王學習機和游戲機。1994年,小霸王的產值已達到10億元,這時段永平才來到廠里5年時間。
 
同年,段永平向集團公司提出對小霸王進行股份制改造,方案卻沒被通過。這也使段永平意識到,他能力再大,也只是怡華集團的一個“打工皇帝”。
 
1995年,在小霸王最巔峰的時候,段永平選擇了離開。才34歲的他,隨即便創立了自己的公司——步步高。憑著“無繩電話”,步步高殺入市場,并在此后兩度成為央視“標王”,先后成為復讀機、電話機、VCD、學習機的中國市場第一。
 
當時,步步高涉足的領域基本是大品牌不屑于做的“雞肋”,段永平卻把雞肋做成了一道商業美味。
 
為愛出走
 
1998年,在事業最如日中天的時候,段永平遇到了一個女人。
 
劉昕當時是美國《棕櫚灘郵報》(The Palm Beach Post)的首席攝影記者。在回國探親的三個月時間里,和段永平相識。
 
段永平和夫人劉昕
 
段永平和劉昕兩人都曾在中國人民大學讀研究生,劉昕比他小7歲。認識僅僅兩個月后,兩人就閃婚了。劉昕回到美國后,向朋友們宣布了這一重磅消息,她的朋友幾乎無一相信:這個在美國5年換了不下7座城市、喜歡自由的女記者,怎么會突然走進了婚姻的殿堂呢?
 
在大洋的這一邊,雖然實業的夢想才剛剛步入正軌,但段永平答應劉昕,“將步步高推上一個新臺階后,一定到美國和你會合。”
 
綠卡的申請比段永平想象的要順利,在這種“半推半就”的情況下,段永平于2001年飛到美國先“落地”。
 
在這段關鍵時期里,段永平親自培養起來的幾位得力干將,成功挑起了大梁。段永平將步步高按照業務類型分為三大塊,又將這三大業務按照人隨事走、股權獨立、互無從屬的原則,成立為三家獨立的公司。
 
在起初的一段時間內,為了能快速發展上道,三家公司共用了步步高的名頭和步步高原來80%左右的生意渠道。其中,陳明永日后逐漸壯大,做出了如今問鼎中國智能手機出貨量冠軍的OPPO。2014年,才開始露臉的沈煒和現在如日中天的vivo,也在段永平的助力下孵化出來。
 
早早實現財富自由的段永平,在40歲就順利退居幕后,移居美國。這一進一退之間,段永平也更新了自己的人生設計。
 
現在,段永平、劉昕夫婦兩人的生活狀態有條不紊,他們育有一兒一女。有趣的是,從這一家四口的名字中各取一個字,連起來剛好是“開心平安”(諧音)。
 
Just For Fun
 
剛到美國的那段時間,“退休”的段永平一下子失去了方向感。他坐在家里想,“我來這里干什么?我也不能整天在家里呆著。”
 
這時候,他在書中讀到了巴菲特的理論,“買一家公司的股票就等于在買這家公司,買它的一部分或者全部。”雖然段永平是做實業出身,但是他意識到,投資的理念和他創辦步步高的理念差不多,就是選擇自己看得懂又信任的公司。
 
雖然那時候的段永平對于K線圖分析,漲跌概率,和如何測市一頭霧水,但是2001年底恰逢美國證券市場的低谷期,網易創始人丁磊又在這個時候找上門來。于是,段永平以低于一美元的價格“吃”進網易1億余股。
 
2003年10月,網易股飆升到70美元,段永平持有的股票在一年多里漲了五十倍以上,這使得作為投資人的段永平一戰成名。談到網易的這筆投資,段永平說,“雖然無法預測網易做網游一定能掙多少錢,但是沒有道理比我1995年做小霸王時還少。”
 
這時候,順利過渡到投資人的段永平越來越強調“自我感受”和“快樂”的重要性。2006年,他在eBay上以62.02萬美元拍下和巴菲特共進午餐的機會。
 
事后在談到這頓午餐時,段永平說,“有很多人說你花了這么多錢劃不劃算……我一聽這話就知道和這人談不下去了。我又不是把跟巴菲特吃飯這事當成生意。我就是想給他老人家捧個場,告訴世人他的東西確實有價值。他不是缺這個錢,我也不是為了吃這頓飯,不是像有些人想象的我為了去他那兒討一個秘方、錦囊妙計,哪天掏出來一看,就能發大財。這都是胡扯。我就是覺得好玩。Just for fun。”
 
Just for fun,段永平從這個階段開始真正享受人生。
 
投資是我的愛好,慈善才是我的工作
 
“投資是我的愛好,慈善才是我的工作”這句話,段永平2006年回國時已數次向媒體表白過。在他落地美國幾年后,忽然意識到,“眼看著錢越來越多,怎么想怎么都覺得是一個禍害,一個麻煩。”
 
他和妻子劉昕還達成了一個共識,就是一定不能給孩子留很多錢。他表示,“我人生的快樂很多都來自于獲取財富的過程中,不能剝奪孩子的這份快樂。”
 
為此,他和妻子劉昕于2005年成立了家庭慈善基金Enlight Foundation,基金的主要慈善方向是教育領域。
 
雖然段永平將巴菲特的很多投資理論當做指南,但在慈善這方面,段永平認為自己看的更深刻。他曾對媒體說,“我很多年前就在思考這件事并且也一直在做,只是國內慈善事業的環境有限。從年齡的比例來看,在我這個年齡,我遠比巴菲特捐得多,甚至高過比爾·蓋茨,我不想到70多歲才開始思考并投入到這個事業中。這是其一;其二,其實我一直在投入慈善事業,只是沒怎么說而已。”
 
2008年9月,段永平夫妻二人又在中國民政部門注冊成立了心平公益基金,主要用于教育捐贈。
 
同時,段永平也是中國大學校友捐贈排行榜的首位,累計向浙江大學和中國人民大學捐贈4.47億。
 
對于慈善,段永平說,“我覺得做慈善沒有什么了不起的,我們就是想解決自己的問題,要說什么偉大的貢獻、榜樣,純屬胡扯,我從來沒想過要給誰做榜樣。”
 
“阿段是我們的精神領袖”
 
盡管掛著步步高董事長的頭銜,并在OPPO、vivo也均持有較大比例的股份,但段永平實際只負責制定大的戰略和方向,不過問具體細節。他每年只回國參加兩、三次董事會,是最悠閑的“甩手掌柜”。
 
雖說是甩手掌柜,但段永平卻帶出了一幫有氣勢的兵。
 
OPPO的總裁陳明永,是段永平的師弟,浙江大學信電系92屆學生,也是當初從小霸王跟隨段永平出來創業的第一批員工。vivo手機創始人沈煒,同樣是在小霸王時期就跟隨著段永平。
 
雖然段永平如今只是每年回來參加幾次董事會,但是他總是告訴兄弟幾個說,“放手去干,干好了分錢,干不好關門,別有負擔。”而陳永明也曾表示,“阿段是我們的精神領袖。”
 
在步步高成立之初,段永平持股70%左右,他想稀釋自己的股權讓員工共享,但多數員工沒有足夠的現金。于是,他借錢給員工,然后要員工以股份的利潤,或者股份增長的股息償還,現在他的股份只占到步步高的17%左右。
 
在OPPO,陳永明也同樣采用股權分配來激勵員工。新進員工一年后即可獲得執行期為四年的期權;員工若離職,已兌現為股份的期權無需上繳。目前,OPPO員工持股比例超過60%。OPPO高管團隊中有人降職、調崗,但很少有人離職。有媒體做過這樣的統計:OPPO有3000名員工,一年主動離職人數不超過30個。
 
雖說是幕后老板,但是如今OPPO和vivo的成功,都是從段永平帶著陳明永、沈煒分拆業務的想法和實踐開始的。
 
多年前,段永平在一次電視節目上說:“我們面臨的對手非常強大,我不敢說能夠跟諾基亞、摩托羅拉在三五年內決勝負,但給我五年的時間,如果這個市場還在,我們肯定能做得比較好。”
 
當時的評論認為段永平將諾基亞、摩托羅拉拿來做比較是刻意提升步步高的形象,但如今,諾基亞和摩托羅拉已經成了手機市場上的“稀有物”,而段永平遙控的OPPO、vivo則占據了全球手機五強中的兩席。
 
為人低調的段永平不僅是成功的實業家,還是相當厲害的投資人和慈善家。在此前某次演講上,曾有人問他對在座有何忠告,他回答道:“如果一定要說,那就是‘享受生活’,那是人來到這個世界的目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