導讀:背景介紹:MBA在讀。記錄一下讀MBA的生活,每門課的老師帶給我的感受和啟迪都不一樣,每位老師水平都很高,除了知識,我更被他們的人格魅力打動。這大半年的課程讓我習得了什么,我想,最大的感受有以下幾點:

1、突破認知障礙,克服認知恐懼。突破認知障礙這件事,我感觸頗深。曾經的我,雖然數學基礎還不錯,但成年后看到金融、財務相關的名詞就頭疼。家中的財政大權也主動雙手奉上,任憑先生說了算。 那年買車,先生申請了一筆消費貸,本來要和我商量,我完全給不了意見。還完貸款后,他算了下利率,大呼決策失誤,損失幾千塊利息,我也只能懵圈的看他郁悶。學了基礎財務類“硬課”后,我最大的感觸就是,老師講得真好,居然讓我這個看到數字就發暈的小白不抵觸了。前不久有人介紹理財產品,我用學到的知識算了下收益,果斷滅草,還能跟對方說上一兩句,回家跟愛人討論若干,再也不怕被人牽著鼻子走了。現在,看到一些金融、經濟的相關文章,我也能讀一些了,不像以前直接忽略,只因為我不再心存恐懼。有了這些工具,我的視野半徑擴大了,這是我最大的收獲。

 
  2、強迫自己學以致用,擴大認知邊界。《管理會計》的學習中,我們需要對課堂案例進行分析并做匯報。在我們小組自行研究時,大家都認為已經把案例研究到極致了,回答也無懈可擊。直到聽了老師的講解,才驚覺差了十萬八千里——“你們說的這些,都是不用讀MBA也能做出的分析,用我們現在學習的知識了嗎?”“用了新學的工具,你們再看看分析是否有不同?”我們自以為無懈可擊的回答,其實只停留在問題的表層,別說本質,連深度都沒有。而我們居然為這種毫無進步的探索洋洋得意。不得不為自己的淺薄暗自羞愧。因此,現在我時常會問自己,一個問題,如果用現在學到的知識解釋,有沒有新的理解。如果說以前做決定全靠直覺,那么以后我的決定會多些思考。就算最終結果一致,這個結果得出的過程,也比之前好了太多,不再是稀里糊涂的,而是很清楚的明白自己的選擇基于什么判斷。
 
  3、不斷反思,告別過去的行為模式。我一直自詡是一個“有力量感的人”,我家先生跟我談戀愛的時候也笑稱我“疾惡如仇”。曾經我把這事引以為傲。現在的我依然疾惡如仇,但我漸漸體會到了那句話,“黑和白之間有很多層的灰。”我和A曾經關系很好,但后來某件事情得罪了A,很長時間以來我們都互不搭理。我和A有一個共同的熟人B,A與B的關系不錯。因為我與A的關系不好,導致B在業務上為難了我數次。我曾吐槽A是始作俑者,吐槽B可笑的“肝膽相照”,但那有什么用呢?對我完成業務沒有任何實際幫助。 很久之后,我忽然想通了,就算我再不認同A的三觀,他能與掌握關鍵資源的B處好關系,就是他的能耐。我干嘛不好好把握與A的關系,來改善與B的相處呢?于是我嘗試主動向A示好,并就我之前做得不好的地方真誠道歉,A表面上沒說什么,卻也能看出他態度的轉變。然后我發現,B對我的態度也好轉了。雖然我和A關系不可能深交,但我跨越了自己的認知障礙,主動做事情來改善和修補,并對我與A的關系重新定位,到了一個彼此都舒服的狀態。我覺得這個改變就是我的成長。
 
  4、同學是最好的老師。我曾和一些三觀比較接近的同學走得很近,從他們身上,有自我認同與互相欣賞。后來,接觸到其他原本不熟悉的同學,乃至上一屆的師兄師姐,漸漸發現,每個人都很有特點。曾去銀川出差,同學阿利和穆穆熱情接待了我。帶給我最深震撼的就是阿利同學。我得承認,原本她給我的印象就是全職太太,我甚至懷疑她專門從銀川飛來上學能給她帶來多大幫助。接觸下來才知道,阿利負責了老師們去銀川調研時的大部分接待工作。之前本部老師在銀川有個調研項目,團隊人員與當地合作的事宜,也是阿利對接的,這對人的協調和溝通能力要求很高。更不用說,她本身是一個責任心很強的人,現在也把自己的家庭和家族打理得井井有條。看來,作為MBA群體,當初學校選拔的眼光還是很獨到的。每個人身上都有閃光點,就看你怎么從他人身上學習,來修煉自己了。前段時間,跟曾經備考的同學約出來喝咖啡聊天,他問我,最近怎么不寫學習的事了,確實太忙 ,而且感悟太多,一時間竟不知道如何落筆。學得越多,越感覺自己的渺小和無知。但我不同于曾經的自己,察覺到無知后只會變得焦慮而驚慌,現在的我,明白無知是常有的事,擴大自己認知邊界,才是一直以來的修行。